身 為 人 , 最 重 要 的 就 是 記 憶 。




2 0 1 4 年 , 歲 次 甲 午 , 立 冬 隔 日 , 秋 意 尚 濃 。 一 行 人 跟 著 邱 先 生 的 腳 步 與 聲 音 穿 梭 於 太 平 町 巷 弄 間 。

在 廬 山 軒 經 過 肉 身 菩 薩 的 洗 禮 , 幾 度 進 入 「 化 境 顯 聖 」的 境 界 , 待 老 闆 為 我 們 細 數 千 手 千 眼 觀 音 那 一 千 零 四 十 二 隻 手 的 故 事 後 , 眾 人 意 猶 未 盡 之 餘 遂 遁 入 鄰 房 , 順 著 木 梯 , 拾 階 而 上 , 陰 暗 的 長 屋 , 幾 盞 昏 黃 的 燈 光 醉 人 , 紅 磚 柱 、 實 木 大 梁 依 舊 , 古 董 傢 俬 儘 管 易 位 , 卻 還 能 依 稀 感 受 到 殘 留 的 場 所 精 神 。

彷 彿 只 要 點 起 那 盞 燈 , 李 老 先 生 就 一 直 都 能 彌 留 在 那 氤 氳 之 中 。 記 憶 自 此 , 不 單 留 在 腦 海 裡 , 同 時 存 在 物 品 與 空 間 之 中 。 說 故 事 的 也 不 再 只 是 屋 主, 屬 於 那 個 時 代 的 器 物 們 都 在 輕 聲 絮 語 著 。 而 在 時 代 的 洪 流 底 下 , 尚 能 夠 留 住 這 些 歲 月 的 吉 光 片 羽 以 及 故 事 裡 的 諸 多 配 角 亦 屬 不 易 。 欽 羨 之 餘 , 是 否 也 能 在 眾 人 心 底 激 起 陣 陣 漣 漪 ?

再 回 首 當 日 途 經 那 幾 許 老 店 鋪 , 昔 日 風 華 褪 色 不 少 , 榮 景 難 再 , 徒 留 故 事 , 而 能 夠 說 故 事 的 也 只 剩 寥 寥 遺 民 , 記 憶 中 的 場 景 則 已 然 失 落 , 口 中 的 故 事 再 也 無 法 透 過 時 代 的 遺 物 重 新 拼 湊 。 片 段 記 憶 僅 能 漂 泊 於 腦 海 裡 , 載 浮 載 沉 ,而 無 法 留 存 在 場 所 之 中 。




到 頭 來 , 我 們 僅 剩 的 就 只 有 回 憶 。

▲ 秤上刻有:六九【感量百瓱 秤量百瓦】字樣,說明此秤最重可秤10Kg ,最輕10g。

(註: http://br.toyo-keiki.co.jp/toyokeiryoushi/collection/balance/balance.html)